棄緣得止身心靈研習中心 網站單元

最新文章

【養生】如何治療高血壓?

2017.09.26

1、什麼是高血壓?
首先高血壓分為原發性高血壓和繼發性高血壓。

原發性高血壓是以體循環動脈壓升高為主要臨床表現的心血管綜合征,通常簡稱為高血壓。高血壓常與其他心血管病危險因素共存,是重要的心腦血管疾病危險因素,可損傷重要臟器,如心、腦、腎的結構和功能,最終導致這些器官的功能衰竭。

繼發性高血壓是指由某些確定的疾病或病因引起的血壓升高,約占所有高血壓的5%。繼發性高血壓儘管所占比例並不高,但絕對人數仍相當多,而且某些導致高血壓的疾病,如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症、嗜鉻細胞瘤、腎血管性高血壓、腎素分泌瘤等,可通過手術得到根治或改善。

2、如何診斷高血壓?
高血壓的診斷主要根據診室測量的血壓值,採用經核准的水銀柱或電子血壓計,測量安靜休息坐位時上臂肱動脈部位的血壓,一般需非同日測量三次血壓值收縮壓均≥140mmHg和(或)舒張壓均≥90mmHg可診斷高血壓。患者既往有高血壓史,正在使用降壓藥物,血壓雖然正常,也診斷為高血壓。

3、高血壓發病與哪些因素有關?
1.遺傳因素:父母均有高血壓,子女發病概率高達46%。 2.飲食:攝鹽過多導致血壓升高主要見於對鹽敏感的人;高蛋白質攝入屬於升壓因素,飲食中飽和脂肪酸也屬於升壓因素;飲酒量與血壓水平線性相關,尤其與收縮壓相關性更強;葉酸缺乏導致血漿同型半胱氨酸水準增高,與高血壓發病正相關,尤其增加高血壓引起腦卒中的風險。3.精神應激:精神緊張或長期生活在雜訊環境中聽力敏感性減退者血壓容易升高。4.吸煙:吸煙可使交感神經末梢釋放去甲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增加而使血壓增高,同時可以通過氧化應激損害NO介導的血管舒張引起血壓增高。5.肥胖:特別是腹型肥胖者容易發生高血壓。6.藥物:口服避孕藥婦女血壓升高發生率及程度與服藥時間長短有關。7.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SAHS):SAHS是指睡眠期間反復發作性呼吸暫停。SAHS患者50%有高血壓。

4、血壓控制的目標值是多少?
目前一般主張血壓控制目標值應<140/90mmHg。臨床證據表明收縮壓下降10~20mmHg或舒張壓下降5~6mmHg,3~5年內腦卒中、冠心病與心腦血管病死亡率事件分別減少38%、16%與20%,心力衰竭減少50%以上,高危患者獲益更為明顯。降壓治療的最終目的是減少高血壓患者心、腦血管病的發生率和死亡率。

5、西醫如何治療高血壓?
主要採用口服降壓藥治療。降壓藥主要分為5大類,包括利尿劑、β受體拮抗劑、鈣通道阻滯劑、血管緊張素轉化酶抑制劑、血管緊張素II受體拮抗劑。西藥有著各自的優缺點和禁忌症,所以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合理選擇適合自身的降壓藥,減少藥物副作用帶來的影響。除此之外,還有交感神經抑制劑、直接血管擴張劑、α1受體拮抗劑,這些曾多年用於臨床並有一定的降壓療效,但因副作用較多,目前不主張單獨使用,主要用於複方製劑或聯合治療。

6、中醫如何治療高血壓?
相比西藥的副作用,中醫治療高血壓有著一定的優勢,我們在多年的臨床實踐中,總結出了治療高血壓病的經驗,在治療時應遵循如下規律:

一. 辨脈證,從肝論治
舌脈、症狀是中醫賴以探求病因、歸納證候、分析病機的原始資訊依據,審證求因,因證論治是中醫臨床診治疾病的特點。中醫學無高血壓的概念,而是根據患者臨床表現的症狀和舌脈,來認識和判斷其病證性質,涉及臟腑,主症兼症及演變歸屬的。

治療高血壓病應辨病與辨證相結合,高血壓病雖見症繁雜,或頭暈目眩,或頸項拘強,或頭痛失眠,或腰膝酸軟;但其舌診多見舌紅苔薄黃或幹黃,脈之多弦,或兼細、兼數、兼滑,而舌紅苔黃為陽熱之象,弦脈為肝臟之脈,故觀其症,察舌按脈,知其病變在肝。

其病變之機,或因七情傷肝,肝鬱化火,氣火上升,引動肝陽上亢;或因腎陰虧虛,水不涵木,而肝陽上亢;或因肝陰內耗,陰不斂陽,陽亢於上,總不離乎肝陽上亢。所以高血壓病病變主要在肝,與肝之陰陽失調密切相關,治療應隨證從肝論治。

二. 立四法,潛鎮柔順
高血壓病動在肝,病在肝,治從肝論。肝為風木之髒,其性剛勁,內寄相火,體陰用陽,易升易動,故其病陽亢升動宜潛鎮,風木剛勁宜柔順。

1.肝陽易亢,時時潛藏。
肝臟體陰而用陽,其陰易虛,其陽易亢,故應時時注意滋陰潛陽。當其陽亢之時,亢陽上越,蒙蔽清竅,非得沉潛之力,不足以引陽歸宅,潛陽之法,莫如介類。介類藥其性自下而上具有潛降之力,應用石決明、珍珠母鹹寒入肝,體重沉潛,以鎮其動,而平肝潛陽,為治肝陽上亢必用之藥,正如《臨證指南醫案•肝風》所雲:“凡肝陽上亢,必須用介類以潛之”。

2.亢陽之降,必當重鎮。
肝陽上亢,氣火升騰,有升無降,而石類藥其性沉重,有自上而下沉降之力,化石類藥其性收攝而潛鎮,有安神鎮驚,收攝浮陽之功,用磁石、赭石、生龍骨性寒質重,寒能瀉熱,重可鎮降,重鎮浮陽。介類石類同用,潛鎮同施,融自下而上之潛降與自上而下之沉降於一爐,浮陽焉能不降乎!

3.肝為剛髒,非柔不克。
肝陽鴟張,無不由於水不涵木,肝藏血而屬木,腎藏精而主水,肝腎同源,精血互生,滋腎水所以柔養肝體,肝之陰陽能否達到相對平衡,取決於腎水之充足與否,故有“欲陽之降,必先滋其陰”之說。

所謂“鎮攝潛陽屬急則治標之法,而亢陽之降,當滋陰養血培其本。”滋陰不用熟地、萸肉等厚膩之品,以防礙脾,影響升降,可用元參、女貞子、旱蓮草等性涼滋陰之品,補而不膩,滋而潤燥,並佐一味杜仲,陽中求陰,補益肝腎;用當歸、杭芍養血和血而柔肝平肝,以固肝體。

同時亦應重視心胃調補,所謂“柔肝當養胃陰”,以麥冬、葛根甘潤養陰生津,通過滋養胃陰以榮肝體。“動則陽旺,精則陰生”,故陽亢之時,當鎮靜安神以制亢陽,以夜交藤、炒棗仁養心安神,生心之血,助陰以柔肝,促進睡眠充足,以助血壓恢復正常,誠可謂“養心安神亦可降壓”。

如此滋陰養血以固肝體,柔肝從腎水、胃陰、心血,子母土榮而慮,使肝木柔潤,柔肝之體可制其亢,肝陽可無再動之虞。

4.肝喜條達,非順不降。
陽亢火升,皆肝氣上逆為患,不順其氣,則火無下降之理,陽無潛藏之道,故欲治亢陽,必當順其氣。選用苦辛兼有之藥,如佛手、獨活、刺蒺藜、野菊花、夏枯草等,辛開苦降,暢達氣機,使肝氣沖和,條達疏暢,而無沖逆之變,這些藥經現代實驗研究亦都有降壓之功效。

然順氣之法,亦非此一途,肝藏血,血液運行失暢,氣亦因之而紊亂,故常佐以辛溫之降香、元胡等理氣血之藥,辛散血中之氣,溫通行瘀而調氣。又“疏肝當通胃陽”,陰虛則胃腸失於濡潤,大便乾燥,腑氣不通,亦可導致肝陽上亢,腑氣一通,肝氣肝陽,得以隨之下降。故凡兼便秘者,以少量生軍通腑以折其上亢之勢(不便秘者用熟軍),腑通氣順,血壓亦因之而降,所以潤大便,即降壓也,此“魄門亦為五臟使”之活用也。

此外方中必以性善下行之川牛膝,引諸降藥協同下行,直達病所,順肝之用可養其性。如此四法互施,降必藉潤,條必藉順,合養肝、清肝、平肝、柔肝、疏肝為一體,焉有不效之理。

三. 守病機,機園法活
高血壓一病,病機複雜,見症繁多,臨證需細心辨識,分清主次。“潛鎮柔順”是示人以大法,臨證還需依據具體情況,謹守病機,相機權變,靈活加減。若病機未變時,應守此法一貫到底,勿隨意改弦易轍,即所謂“勿為辨證而辨證”。

若病顯痰濕較盛時,則少用柔潤之法,而酌加藿香、佩蘭、苡仁、蒼術等芳香化濕、健脾祛濕之品;若絡脈瘀阻較甚,合併胸痹者,加丹參、元胡、五靈脂、降香,活血化瘀,重在於“通瘀”;合併半身不遂者,重用雞血藤、鉤藤、桑枝、烏蛇、威靈仙等通經達絡之品以通絡。如此證變藥變,相機而用,或一法多方,或多法一爐,務求藥證相宜,機園法活。

四. 重劑量,因人而異
中醫臨證應重視藥物劑量的應用。因為人體之間是有差異的,不同的患者有著各自的特徵,影響著人對自然、社會環境的適應能力和對疾病的抵抗能力,以及發病過程中,對某些致病因素的易感性和疾病發展的傾向性,進而影響著某些疾病的證候類型和個體對治療措施的反應性。

因此,用藥要因人而異,把握好用藥的“度”,中病即止。尤其高血壓病人,病程久,年齡偏大,用藥要處處考慮到其生理病理特點,礦物或介類皮殼質重之品,用量可適當加重,而滋補、苦寒、耗血破氣之品用量不宜過大。病情穩定者,湯劑可以一劑藥煎煮三次,分四次,兩日服用,也可隔日一劑或隔日一服,總以藥證相符,量法得當為是,做到“補不礙胃,攻不傷正,清不傷陽,辛勿傷陰”。


7、高血壓患者生活中應注意什麼?
1.減輕體重。2.減少鈉鹽攝入:每人每日食鹽量以不超過6g為宜。3補充鉀鹽:每日吃新鮮蔬菜和水果。4.減少脂肪攝入:減少食用油攝入,少吃或不吃肥肉和動物內臟。5.戒煙戒酒。6.增加運動。7.減輕精神壓力,保持心態平衡。8.必要時補充葉酸製劑。



<關於張智龍教授>
張智龍,博士,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天津市名中醫,國務院特貼專家,全國優秀中醫臨床人才。師從于津門名醫李毓麟教授,師從中國工程院石學敏院士、張伯禮院士。微信官方帳號<五味齋醫話>


回到首頁關於我們最新文章
靈氣課程報名課程預約服務
靈氣書籍相關網站學習心得
電腦版網頁

Copyright©2016 by Mantras Reiki. All Right Reserved.
聯繫助教:小豬(Wendy)E-mail
Line ID: littlepig0905
Google+